心若为城K*P

原来我记住你 便忘记 我自己

是风动

时有风吹幡动。一僧曰风动,一僧曰幡动。议论不已。惠能进曰:非风动,非幡动,仁者心动。

金俊勉想起那个夜晚,摇曳的烛光照亮一小片天地,他就在这一片小小的天地中读着圣贤书,彼时贪玩的朴灿烈就在一旁捣乱,那天晚上他问了一个问题,究竟是风动还是幡动?当时的金俊勉不知该怎么回答,只会傻傻地说:"大约,大约是风动吧。"
朴灿烈用指尖点了一下他的额头,轻笑。
"笨蛋。"
"喂,你比我小,怎么这样?"
金俊勉捂着额头不满道。
"反正我家没人管我。"朴灿烈倒是得意,反倒是金俊勉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三个月了,朴灿烈,还没回来。

金俊勉家世代为文官,所谓的世家子弟,偏偏和大将军家的大公子朴灿烈有了牵绊,按理说两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完全不同,在外人眼里看来,他们的交集,完全不可思议。
从总角到弱冠,两人打打闹闹着倒也没分开过,直到真的到了朴灿烈需要随父出征的时候,金俊勉忽然没来由地心慌。
"你一定要回来。"他抓住朴灿烈手中的缰绳。
"当然。"朴灿烈绝尘而去。
金俊勉自己在都城里数着日子算朴灿烈什么时候会回来,可是也不能天天想着朴灿烈,他也开始帮着父亲分担事务。直到有一天,他在父亲每日要处理的的书简上看见边关战事告急,他拿着那竹简,觉得似有千斤重,这重量并非压在他的手上,而是心上。
好在朴灿烈最后平安回来了,金俊勉站在高高的城墙上看着熟悉的身影,在皇帝的背后偷偷地向朴灿烈招手,朴灿烈显然也看见了,扬起微笑。
那是朴灿烈的第一场胜利,当皇帝问朴灿烈要什么赏赐时,金俊勉撞上了朴灿烈灼热的目光,看着他走过来,牵起了他的手。

四个月了,朴灿烈,你在哪。

那个大婚的晚上,他们都喝了些酒,纠缠在一起,金俊勉眼神迷离地看着朴灿烈一点点脱掉他身上衣物,感觉攀上巅峰的那刻,朴灿烈在他耳边说,你还记得。。。话还没说完,就被金俊勉主动抱住亲了上去堵了回去,春宵一刻值千金嘛,金俊勉想着,反正日子还很长。

五个月了,金俊勉很想问问朴灿烈,那天晚上他想说什么。

五个月前,朴灿烈又要出征了,金俊勉不想再独自呆在府里,于是偷偷换了士兵的衣服想要跟着朴灿烈,没想到还没走就被发现了,被朴灿烈拖走丢在床上的时候,金俊勉还在不满地嘟囔。
"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啊,那么多士兵。"
金俊勉理了理被弄乱的发。
"你过来。"朴灿烈勾了勾手,金俊勉不懂,但还是过去了。
"哎呦。"然后就被弹了脑门。
"那么多人,但都不是你啊。"朴灿烈看着金俊勉捂着脑门,把人拉过来,轻轻地揉了揉。"突然多了一个你,我会发现不了?"
"我就不能跟你去吗?"金俊勉不死心。
"不能。"朴灿烈斩钉截铁。
"放心,我会回来的。"朴灿烈抱住金俊勉安慰。

六个月前我信了你,朴灿烈,你要食言了么。
金俊勉一如既往地在城里最高的地方坐着,如果朴灿烈回来了,他会第一时间看到。
金俊勉随手打开一本竹简,忽然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句子。
非风动,非幡动。。。
金俊勉恍恍看着城里人来人往,原来,这就是你想要说的。
"非风动,非幡动。。。"金俊勉喃喃道。
"是心动。"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金俊勉转过身。
风过幡动,朴灿烈,回来了。

又是我(ฅ>ω<*ฅ)

评论

热度(4)